<ins id='lm04'></ins>
    <acronym id='lm04'><em id='lm04'></em><td id='lm04'><div id='lm0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m04'><big id='lm04'><big id='lm04'></big><legend id='lm0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 id='lm04'><div id='lm04'><ins id='lm04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lm04'></fieldset>
    <span id='lm04'></span>

  1. <tr id='lm04'><strong id='lm04'></strong><small id='lm04'></small><button id='lm04'></button><li id='lm04'><noscript id='lm04'><big id='lm04'></big><dt id='lm0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m04'><table id='lm04'><blockquote id='lm04'><tbody id='lm0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m04'></u><kbd id='lm04'><kbd id='lm04'></kbd></kbd>
  2. <dl id='lm04'></dl>
    <i id='lm04'></i>

      <code id='lm04'><strong id='lm04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觀眾視角丨《風騷律師》S5E10點評:無法饒恕之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• 来源:亚洲色 自拍 偷拍 清纯唯美_亚洲色久悠悠在线_亚洲色炮

          作為第五季大結局,這集存在一些“槽點”,比如金的轉變稍稍快瞭些,比如刺殺小隊被拉羅團滅有些“劇情需要”,此次季終集不像前幾季那樣,給出瞭一個階段性的完結,而更像是吊胃口的過度章節——當然,這些槽點隻是以“滿分神劇”的標準來說的,E10的水準仍然十分高超。

          本集標題《Something Unforgivable》,意為無法饒恕之事/不可原諒之事,即是指金膽大包天的計劃,也是指拉羅痛徹心扉的遭遇,區別在於,後者已經發生瞭,而前者總有一天會發生。

          餘波

          拉羅離開後,金才小心翼翼地露出膽怯,貓眼看人、悄悄上鎖,盡管這些措施隻能起到心理安慰作用……

          緊接著,金又默不作聲地和吉米一起確認拉羅上車走瞭,兩人這才松瞭口氣——赤手空拳的文明社會人,在原始社會的狼面前毫無反抗之力。

          吉米隨即和麥克通完瞭電話,但他並沒聽到什麼好消息,隻得到瞭一句“接下去等著吧”。

          面對金的疑問,吉米明白瞞不下去瞭(何況也不該再隱瞞),便一五一十把真相說瞭出來。

          說完之後,手足無措的吉米不知該怎樣面對金……妻子並沒有刨根問底,更沒有怪罪斥責,隻是用擁抱安慰瞭吉米。

          在金的包容和溫存下,吉米總算緩過些勁來,為瞭保證安全,他提議兩人去入住人多的酒店,以防拉羅殺個回馬槍。

          吉米還在消化今晚的事,特別是金洗漱之餘不忘關心自己的肩膀,他就更內疚瞭,吉米不禁反思:我是不是一個壞男人、壞丈夫?我把這麼好的女人卷進瞭如此危險的事……

          吉米的“鄭重其事”卻換來瞭金的“若無其事”,她依然沒責備的意思,隻是輕描淡寫地表示“下不為例”。

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麥克來到被燒毀的炸雞店,向古斯塔沃匯報跟蹤情況:拉羅已經返回墨西哥,但他帶走瞭納喬,看樣子不是要滅口,而是打算提攜他。

          想聯系上納喬可不容易,拉羅的住所位置太偏僻,沒有信號,但古斯塔沃卻覺得隻是“技術問題”。

          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該為他做點什麼。”麥克有意把這個被推向風口浪尖的年輕人解救出來,不僅因為他這顆“雷”是個隱患,還因為自己對他存有惻隱之心。

          古斯塔沃卻不為所動,他已經為拉羅安排瞭一場刺殺,根本不值得為一個叛徒再冒風險。

          不過,古斯塔沃轉念一想又有瞭主意:即將失去利用價值的納喬還能發揮一點“做內應”的用處,這樣才算對“工具人”物盡其用。

          古斯塔沃對待納喬的態度,就好像那張沒被燒毀的紙巾——垃圾就是垃圾,但不妨礙它擦一次手後再被扔掉。

          此時,納喬已經跟隨拉羅回到瞭如碉堡一般的住所,裡面在的都算是他傢人,做菜一級棒的老媽子,做事不機靈的小幫傭……拉羅給他們互相做瞭介紹。

          看得出來,拉羅回傢後真的很放松、很高興,他也是真的準備把外姓人納喬當成傢人相處。

          將要發生的事

          吉米醒來後,發現金要像往常那樣出庭……於是兩人的“角色”和昨天顛倒瞭過來,吉米希望金能在酒店裡待一天,金卻急著往外跑。

          金明白吉米的擔憂,今天是能躲一天,那明天呢?後天呢?下周呢?我們不能一直躲下去。

          沒有“千日防賊”的道理,所以我們隻有保持警惕、正常生活。

          金在法院裡看到瞭公設律師格蘭特,重新成為“自由律師”的她現在有足夠時間幹自己的事瞭,便主動討要一些特定的案子,格蘭特一開始覺得金想要點挑戰性,沒想到她張口就是“來20件棘手的案子”——經過昨晚的事,金已經不滿足於不痛不癢的小案子瞭。

          在金的強烈要求下,格蘭特帶她去瞭檔案室,那裡有一堆不好辦的案子,大多是不算太大又不好處理的刑事犯罪案件……

          這是一個沒有盡頭的黑洞,格蘭特出於善意再次勸金放棄,因為這些完全是吃力不討好的活兒。

          格蘭特如果知道自己夢寐以求的“私人律所”機會讓金輕易放棄瞭,他恐怕會更難理解,外加吐血三斤……

          金的心意已決,帶走瞭一堆文檔,隨後她在電梯裡偶遇瞭霍華德,自己離職的消息總要傳開來的,於是她親口透露自己離開瞭S&C律所,銀行業務也撇下不要瞭。

          霍華德驚詫之餘忍不住追上去詢問原因,他(自以為)大概明白發生瞭什麼事,在他的請求下,金隻得和霍華德多聊幾句。

          霍華德選擇從頭說起:吉米拒絕瞭自己的offer,還拿保齡球砸自己的車,雇妓女給自己出洋相。霍華德原以為金會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沒想到金笑瞭出來,完全沒當回事……

          霍華德可沒任何笑意:心智正常的人不會做出那些事,吉米無法控制他自己——就像沒人會放棄前程似錦的工作和金主一樣,金,你被吉米“帶壞瞭”。

          從正常人的角度出發,霍華德這是為金和吉米考慮,兩人應該感激才對……但這恰恰是金最敏感的別人對自己的“評判”(judge),她覺得霍華德的“關懷”很侮辱人:我的事情我做主,我連勸自己的丈夫都敢懟,你還不如他呢。

          霍華德越是想“幫忙”,金就越反感,她已在用吉米的眼光看待這種感覺瞭,因為她瞭解丈夫——至於最瞭解吉米的到底是金還是查克,這點我想留到之後再說。

          另一邊,金的態度刺激瞭吉米,為瞭確保安全,他決心去找“救命恩人”一問究竟。麥克沒法把找上門大喊大叫的吉米趕走,隻能把他拉進屋子。

          吉米之前並非沒察覺到自己被卷進瞭大事件,隻是出於忌諱沒有詳詢——可現在拉羅發現瞭真相,金和自己也受到瞭威脅,他必須問個清楚,求個心安。

          也許是吉米關懷金的真心觸動瞭自己,麥克最終還是透露瞭一些消息:拉羅不會費心思來對付你,而且他今晚就會死。

          不管怎麼說,吉米和金都算“半個”被卷進毒販戰爭的無辜之人,麥克相信對方口風緊,把部分情報說出來,也算給人傢一個交代。

          等金回酒店後,吉米說瞭這個消息,他們不用再擔心拉羅瞭——但吉米隻說瞭拉羅會待在墨西哥,沒說拉羅會死,他還是想盡量把黑暗擋在身後。

          金聽完後大松瞭一口氣……說到底她也是在故作鎮定,真聽到可以不用再擔驚受怕時,他還是會如釋重負。

          不過,金對這件事的感觸和吉米沒法比,證據就是吉米神情依然凝重,而金卻一臉輕松地認為事情都過去瞭——對金來說,這種程度的刺激就足夠驚心動魄瞭,他並沒有像吉米那樣被嚇破瞭膽。

          吉米想要回傢,似乎待在熟悉的環境裡更有安全感,而洋洋得意的金卻開始要享受享受酒店服務瞭……

          吃飯時,金提起瞭霍華德說的事,還沒等吉米解釋,她就已理解瞭吉米的意思:你做得沒錯啊,霍華德那副高高在上、總是“為你好”的樣子確實惹人討厭,這種自戀的公子哥隻會以自我為中心,是該教訓教訓他。

          金學會瞭用吉米的方式看待問題,可同樣的話語和感受,從金的嘴裡傳到自己耳裡卻是另一番滋味。

          更令吉米“不習慣”的事兒出現瞭,金還想把對霍華德的整蠱進行下去,這個腦洞一開始就剎不住瞭,吉米隻當金在開玩笑,便和她一路“假想”到瞭床上……終於,金想到瞭一個真正危險的點子。

          假如霍華德做瞭什麼性質惡劣的壞事,這會對磯鷂渡案造成巨大影響,到時候HHM和戴維斯梅因兩傢律所就會被迫與S&C律所和解。

          磯鷂渡一案橫跨瞭《風騷律師》一至三季,這起大型集體訴訟案周期很長,打瞭兩年官司還沒結束,為瞭結案子,其實吉米在第三季時努力過瞭,隻不過他是從委托人方面入手,導致艾琳老太太一度被孤立……

          最終,心軟的吉米以“自殘”方式放棄瞭努力,連帶著自己失去瞭整個老年人市場……

          金覺得吉米搞錯瞭方向,直接對律所老板進行“斬首”會更有效果。況且,現在案子結束的話,盡管能賠老人們的錢會變少,但至少他們會在有生之年拿到……關鍵是吉米還能得到20%的律師費。

          發現瞭嗎?金此時的想法和第三季作妖的吉米如出一轍——可她分不清“自私自利”與“行俠仗義”的界限,更沒有意識到,自己預想中的善行是建立在怎樣的惡行之上。

          當然,金現在僅僅隻是口嗨一番,“說著玩兒的”。

          正因如此,吉米才沒把自己的憂慮講出來。

          經過一天休息,兩人慢慢恢復瞭狀態。退房前,金突然又開始惦記那筆“唾手可得”的200萬美元律師費瞭,她還做出瞭十分詳細的設想:如果我有瞭錢,我就把誰誰誰都挖過來給我打工,給普通人提供有錢人才能享受的律師服務。

          上一集我剛放下的心忽然又懸瞭起來:要知道索爾在《絕命毒師》裡除瞭替廣大罪犯辯護外,還承接瞭許多弱勢人群的案子,這會不會是受金的執念影響呢?

          眼看金越說越當真的樣子,憂心忡忡的吉米終於開口瞭:我們不會這樣做對吧?這可不是小打小鬧,而是毀天滅地,我們必須狠狠傷害無辜的霍華德。

          想要達到你所說的那種效果,讓所有人都厭棄HHM律所的大老板,霍華德必須得做出一些“不可饒恕”的事才行。

          這意味著霍華德極可能會失去整個事業,他罪不至此——不該因為“討厭”就把一個人往死裡整。

          這一次,吉米也不拿“能力”問題打馬虎眼瞭:也許我們有本事做到,但我們不能這麼做。

          金卻覺得吉米有些小題大做瞭,對霍華德那樣地位的人來說,些許醜聞隻能算“職業受阻”,一個小挫折罷瞭。

          金正在走吉米當初走過的老路,但這不意味著她能成為下一個索爾,因為她沒有真正經歷過吉米所經歷的事情。

          吉米已經習慣瞭自己和金之間“壞小子”和“乖乖女”的關系狀態,他帶著金偶爾尋歡作樂可以,但如果乖乖女忽然變得比壞小子更壞,那往往會釀成大禍。

          吉米比金更明白底線在哪裡:E3扔酒瓶時,吉米隻是玩玩,金直接甩瞭出去(然後第二天一早再去掃地);E5、E6搞梅薩維德銀行時,吉米知道什麼時候喊停,金卻要在裡奇察覺後才收手。

          正因為金沒有體驗過真正的毀滅和絕望,隻有在感到恐懼時會驚醒,所以她才覺得自己想做的事不會對霍華德造成致命打擊。

          就在吉米瞠目結舌時,金突然做出瞭類似於第四季結尾吉米的動作,表明自己隻是在認真地開玩笑,吉米這才幹笑著緩瞭口氣。

          雖然金看著隻是在“逗你玩”,但邪惡的種子已經栽下,誰知道下一次會不會當真呢?沒吃過苦頭的金總會栽跟頭的,到時候,越玩越大的她興許沒機會再反悔瞭。

          已經發生的事

          不同於上面那件還處在理論階段的事,拉羅的“不可饒恕之事”已經發生瞭。

          拉羅準備帶納喬去參加販毒集團的聚會,讓他見見真正的老大埃拉迪奧,很明顯是想栽培、提拔納喬。

          “看到納喬的價值”隻是其次,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上集金的話刺痛瞭拉羅,他確實缺少能信賴的人,因此他決定嘗試去信任非薩拉曼加傢族的人,就從“做事得力”的納喬開始。

          納喬真是有苦說不出,他本想逃之夭夭,反而越陷越深……手機突然響瞭,納喬借尿遁去接瞭電話,得到瞭“凌晨三點開鎖開門”的指令。

          重視傢庭的納喬很擔心殺手們會濫殺無辜……但事情輪不到他來做主(掛瞭電話信號就沒瞭,果然隻是“技術問題”)。

          埃拉迪奧的戲裡永遠都是泳池和美女——又到瞭手下們上貢的日子,這次古斯塔沃上交的錢少瞭,埃拉迪奧有些不滿,博爾薩連忙解釋說是“運氣不好”。

          看來,博爾薩沒有把拉羅攻擊古斯塔沃的事說出來,想想也是,這種內耗無論誰對誰錯,到最後多多少少都會怪到自己頭上,尤其他還是為古斯塔沃作保的人……那麼,之後暗殺拉羅一事,博爾薩會不會有和古斯塔沃心照不宣的默契存在呢?

          同樣是送禮送錢,拉羅可比“老古董”赫克托會來事多瞭,在脫獄+香車+現金的多重攻勢下,薩拉曼加傢族終於從“炸雞店”手上扳回一局。

          討得埃拉迪奧歡心之餘,拉羅還正式介紹瞭納喬——拉羅·薩拉曼加都開始引薦外姓人瞭,埃拉迪奧不得不對納喬另眼相看,於情於理,他都要親自認識一下這個年輕人。

          你對未來有何打算啊?從飛車黨手上搶地盤,開拓新市場?怎麼搞?利用矛盾離間他們,再各個擊破。

          有趣的是,納喬說的“各個擊破”,正是古斯塔沃長期使用的計策……

          這麼說你不是個頭腦簡單的打手,而是個生意人……那你想要什麼?“不再整天提心吊膽,自己掌握自己的生活。”納喬這番話也算是肺腑之言瞭。

          “那你可入錯行瞭哦~”埃拉迪奧一邊開著玩笑一邊和納喬碰杯,算是基本認可瞭這個“前途無量”的新人,拉羅也放下心來。

          凌晨三點前,徹夜未眠的納喬做完瞭開鎖工具,等他準備去開門時,卻碰到瞭同樣沒睡的拉羅——拉羅把納喬的“緊張”當成瞭“興奮”。

          拉羅是個不怎麼睡覺的人,他習慣於在夜深人靜時思考計劃:回到墨西哥拜老大拉關系隻是第一步,稍作休整後,他會立刻殺回美國,到時候少不得要納喬幫忙。

          納喬現在實在沒心情暢想“美好未來”,他借著酒遁去制造煙霧引開拉羅,放殺手進門後,便立刻逃之夭夭……

          早在意識到薩拉曼加一族人的危險後,納喬就一直想脫離黑道,結果如今混到瞭“人人得而誅之”的地步,他還能有重來的機會嗎?

          必須承認,古斯塔沃找的這夥殺手實在有些水,看來是被中間商賺瞭差價……拉羅硬是憑借著主場優勢+運氣+老練+犧牲手下,完成瞭絕地反殺。

          隨後他逮住唯一的活口,把“拉羅·薩拉曼加已死”的消息發瞭出去,這樣他就可以暗中調查,並在反擊時打一個出其不意瞭。

          納喬的酒杯還在,卻活不見人死不見屍,看來他是個叛徒;另外,殺手們沒留活口,連毫無威脅的約蘭達阿姨都死瞭……背叛、暗殺、滅門……這些血仇,拉羅都一一記下瞭。

          本集的拉羅學著信任、愛惜傢人,更像是個積極的正面人物,可他卻遭到瞭最沉痛的傷害,這便是“不可饒恕之事”。

          接下去,拉羅將成為真正嗜血的惡狼,不把仇敵們一一咬死,他絕不罷休。

          PS:《風騷律師》S5已完結,但我的劇評還沒結束,接下去除瞭好友羅比亞的一小篇“番外文”(Saul Goodman的影視整理)外,我還打算寫一篇第五季的綜評,考慮到近期整天加班,因此得多等幾天,快則本周末、慢則下周出,等著我哦~

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